X

赋诗一首

发表于: 2019-03-08 11:30 来自 12086人阅读 141人回复 只看楼主 | 第3页 | 第一页

    北海土著

    您发布的内容已被系统自动屏蔽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1楼 2022-05-06 11:3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那天我上学的路上,在路边的书摊上看到一则漫画,老师在对学生说,牛壮怕人犁,马壮怕人骑,出类拔萃不是拔苗助长,就是稗败。正当我看得入神,只见旁边几个大爷指着一则通告高声议论,谁这么大的胆子,这光天化日之下,原来通告上写的昨天就在此地发生一起伤人事件,凶手身长1米7,姓王,戴眼镜,至今在逃,这时一个路人小声道,是蛇吧,只见众老头吓得大惊失色,拔脚就跑。这时报摊主人在后面笑道,嗨,慢点走呵,帽子丢了。我一看已经日上三竿了,腿就像电梯上行时超了重一样,仿佛成了众矢之的,赶紧往教室里跑,在学校门口一个送报的冲我喊,小伙子,你的画报。我一看来不及了,铃声已经响了,你丢到班主任那不就行了吗,这时我气冲冲的道。他笑嘻嘻的道,你忘了吗,不是上周你告诉我的要亲手交的。我恍然大悟。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2楼 2022-05-07 08:2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记得初到柳州时,我去红木家具店应聘工作,老板也曾在海口工作过,其间他问到我为什么想到了来广西,我一时无言以对,便说广西在西边嘛,我想来看看这边的夕阳,他说不对,广西应该在北面。现在我要找的人是一家湘菜店的,他跟我在海口,三亚都曾是工友,那时我的刀工好,他已经是大厨了,我俩最熟。酒店在一棵大榕树下,紧邻西江,旁边就是一座特大的立交,应该可以被冠上华南最大之类的名号了,我经常走在那迷路,每到雨天,桥下有许多摆地摊的。天下做厨师的应属衡阳人最多,他们到处跑,几乎我认识的厨师加上我到过的湘菜店能把三十一个省市区都分布遍了,今天也算是他乡遇故知吧。可是不巧,去的时候是他弟弟接待了我,他刚刚去了桂林。虽然我对饭店的操作流程已经很熟了,而且当时饭店的生意也很好,但是出于我是一个外地人,第二天我就没去了。此后我又无数次经过那家店的门口,比如壮族的三月三,或是周末的时候,但都是匆匆而过,否则当时我选择留下,说不定今天的湘菜馆命运就会发生大的改变,在北海或者海口增加一座五星级的酒楼也未可知。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3楼 2022-05-08 09:4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自古岭南就是流放之地,自打我到了南方,就没正经工作过,听说柳州还是王维的相思地,今天我要去柳侯祠附近找工作,顺便也去柳祠转一转。去的时候天还下着雨,到了雨就停了,柳州天气就是如此。市场里转一圈,发现一家房地产公司,要证件,懂画图,这我都适合,我有好几个证呢,最关键的一条是要熟悉柳州的各大小区,也被我找对了。因为我刚来的头两天在当地找了家送报纸的工作,几乎每天天不亮就穿梭于各大小区,所以地形最熟。信心满满的从市场里出来,对面就是柳祠,柳祠后面是个柳堤,去的时候柳絮殆尽,穿过柳堤,正是洋槐开花,苦棟结实的季节,所谓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在南方大多是没有机会见到的,记得最近一次看雪还是在十多年前的老家。稍许耐寒的物种在南方更是难得一见,小时候家里的前院除了竹子,还有四种树,除了泡桐,就是楝树,槐树与柳树,那时上学道上要经过老孙头家门口,他家养了只大黄狗,很咬人,一天到了上学时间,母亲见我还是不走,便问,听说大黄狗已经关起来了,可是疯疯,我道。难道你是说大黄疯啦,她不解的局。不是的,大黄是关起来了,可是他家最近又改养蜂了,我道。是啊,蜂和狗加一起不是更厉害吗。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4楼 2022-05-09 09:0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房产公司在开发区,虽然新区还处在建设当中,但是基础设施和后勤配套都相当的到位,与那些动辄占地几公里的大公司相比,当地几乎所有的高新产业都在这里,我去的时候天正在下大雨,路上的行人相当的多,总之下一次雨,西江水都要涨好几天。这是我第一次下高速的落脚点,后来我到了城北,又买了地图,过后才有点概念,渐渐知道这就是柳州所谓的新区。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后来我就不用过江了,和那些销售精英相比,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优势,我住的屋后有个屠宰场,我杀猪去了。在柳州,猪肉的销售比房产销售要容易很多,经常到了午后,市场上的肉还供不应求,屠宰场的猪捸得到处嘶,根本睡不着,这要是在老家的小镇子上市场规律立刻就起作用,但市场大了之后,中间有个杠杆原理,所以每每这个时候屠宰场的工人多有抱怨。当地的菜农是最舒服,到了中午开着电扇,打着麻将,除了菜地,家里还兼营出租屋,不得不承认西江的岸边昼夜温差贼大,夏天的中午最热,有不打麻将的汉子坐到了地头的老柳树下,幽闲的编着竹篮,那儿的风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赶情柳州也有这种人,这点你从菜地里的庄稼也不难发现,那明显长的,有的人家光秃秃三两根,但大多都是郁郁葱葱的。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5楼 2022-05-10 08:23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晚上睡在西江岸边,夕阳的残红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满天看不见的星斗,这一夜我把自己的眼镜弄丢了,下午走在迴龙路上,天下着大雨,我的视线就开始模糊,这一刻岸边高地上还湿漉漉的,我把雨衣铺在地上当被子,隔着菜地,对面是一幢女生宿舍楼,若不是放暑假的话,那里应该很热闹。地里的蝉虫开始鸣叫,四下里静得很,我要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我大多是在这个时候有所领悟的,相对于别地,我是在清晨的黎明被从高速路口的大巴车上降下的,所以柳州的夜于我情有独钟。我在想下午看到那个汉子编竹子时,旁边过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推着电动车坐到路边亭子下,叮叮咣咣从后备箱取出工具就拆,他俩大概研究了一个下午,小时候在家拆自行车是有的,大凡电动机具都有一定的科技含量,只能慨叹如今的年轻人是今非昔比了,殊不知那些修电动工具的老板店都已经是一条龙服务了。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天还没亮的时候,最早的一般人流便是环卫工人,这些天我跟她们都已经熟悉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6楼 2022-05-11 16:46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我的旁边就是一个全市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处理厂的院墙颇高,机器几乎一刻不停的工作着,我要跨过大桥去买包子,西江足足一百多米宽,它环绕柳州城兜了个圈又向东南去了,围成了个虎口,勿庸置疑,这样的大桥在柳州还有很多,半晌巷子里就已经很热了,菜农们将韭菜排得整整齐齐,放在地上,虽然他们是自产自销,但价格也不便宜,在柳州,政府是鼓励的,这样地摊有很多,我一早就去大桥下边写生去了,那边很热闹,有跳舞的,写字的,到了这会儿就很累了,为了避免进网吧,我买了杯凉水顺着巷子往桥头走,我想西江岸边的那块菜地,在这炎炎烈日下又将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色,昨天我看到的所谓的光秃秃的生菜园已经铲光了,徒留下几片烂菜叶,他应该是卖给菜贩子了。午后一觉醒来,天空下了一场小雨,我骑车去了郊外,四周的山脚生起了薄雾,天边的雷声像战鼓擂,显然今天的雨还没有下透。出城的路高高低低的,并不好走,柳钢的后街早早就摆起了夜市,我见到过他们下班的阵势,那家伙路口是黑压压的一片,抢绿灯就像是抢杆位似的,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他们回去应该是很幸福的。路渐行渐远,人渐渐的稀了,在立交桥头的树旁,刚才的两个摩托车仔又打起了电话,晚上要在某个烧烤园见,他所说的烧烤园也是我经常路过的。我曾在三亚见过广西老乡喝酒,他们是一定要唱的,小小酒杯算什么,但是真的到了广西,又不怎么见到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7楼 2022-05-12 09:38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我的旁边就是一个全市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处理厂的院墙颇高,机器几乎一刻不停的工作着,我要跨过大桥去买包子,西江足足一百多米宽,它环绕柳州城兜了个圈又向东南去了,围成了个虎口,勿庸置疑,这样的大桥在柳州还有很多,半晌巷子里就已经很热了,菜农们将韭菜排得整整齐齐,放在地上,虽然他们是自产自销,但价格也不便宜,在柳州,政府是鼓励的,这样地摊有很多,我一早就去大桥下边写生去了,那边很热闹,有跳舞的,写字的,到了这会儿就很累了,为了避免进网吧,我买了杯凉水顺着巷子往桥头走,我想西江岸边的那块菜地,在这炎炎烈日下又将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色,昨天我看到的所谓的光秃秃的生菜园已经铲光了,徒留下几片烂菜叶,他应该是卖给菜贩子了。午后一觉醒来,天空下了一场小雨,我骑车去了郊外,四周的山脚生起了薄雾,天边的雷声像战鼓擂,显然今天的雨还没有下透。出城的路高高低低的,并不好走,柳钢的后街早早就摆起了夜市,我见到过他们下班的阵势,那家伙路口是黑压压的一片,抢绿灯就像是抢杆位似的,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他们回去应该是很幸福的。路渐行渐远,人渐渐的稀了,在立交桥头的树旁,刚才的两个摩托车仔又打起了电话,晚上要在某个烧烤园见,他所说的烧烤园也是我经常路过的。我曾在三亚见过广西老乡喝酒,他们是一定要唱的,小小酒杯算什么,但是真的到了广西,又不怎么见到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8楼 2022-05-12 09:39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那一晚我喝了一瓶漓江,过后就在桥头的榕荫下睡着了,忽而有人在踢我的脚掌,朦朦胧胧中似是在说,酒喝多了吧,我抬头一看,是两个城管模样的人,嗯了一声,待他们骑着车远去,我心想,你什么眼神,哪有钱喝啦。又隔了一会儿,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伸手去抓时,正待发作却发现是狗头,原来是狗到我的脸上揩油来着,方欲脑羞成怒之际,原来后头草地上还跟着狗的主人,只好作罢。已经过了子夜了吧,我揉揉眼,凭直觉,马路上人还少,又或者还没到,半晌一个小马达咚咚咚停在了公园门口,是一辆拉渣土的小合浦,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的夫妻,女的掌灯,男的站进车底下去了,应该是车大灯不亮,电瓶线不牢吧,因为在海南它的身影我能经常见得到,所以熟识。一会儿大灯亮了,两个人就把拖拉机开进公园里去了。公园下午在维修,里面漆黑的,又下了点雨,车在草地上打了两个圈,他们不出来的话我肯定是睡不着的。天不亮我就去山上了,城中就有山,因为古老,所以突兀,我暂不考究它的来龙去脉了。从后山下来我就一直在打鼓,该不会迷路吧,我的方向感有严重问题,刚才在山上,有个老中医他也跟我说了,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好在还能绕到菜地里,原来懒汉也并没有达到我所能发挥想象力的空间尽头,发现昨天的菜地已经整葺一新,园子里最引我注目的要数那几棵大椒糖模样的大椒了,从前大椒不长这样,但大椒糖是这般模样的。我时常感恩小时候的那些玩意儿,有的能成为经典,有的只是灿若繁星中的几颗流星,这多少得益于祖上的荣光,在当时的小村里。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09楼 2022-05-13 09:23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下午的大桥底下,摆摊的人很多,我要了碗凉粉,一边坐着吃一边看几个老头下棋,路边有几堆黄土,市政管网维修一直都在进行,到处都是紫荆,柳州的市树并不是柳树,这已经是近郊了,路边有几个人在等车,我已经许久没工作了,忽然想到了去城外转转,柳城,融安都行,说不定还能遇上好工作,往西行的汽车已经渐行渐远,我本来乘的是最后一班车,差不多七点过了,天还大亮,我只能说这还是在西边,车在山中穿梭,当转过路口,最后一抹晚霞淡去,前面豁然开朗的时候,我很诧异于这就是传说中的209国道吗,难道是巧合,这沿途都是印支运动的大山。可惜天黑了,我见过阳朔的山,风景应该很美,而我回来的时候也是连夜返回的。这些天报纸天天都在报导日军侵占广西的事情,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鹿寨来,那时首府还是在桂林,当时的革命被迫转移到这里。桂林话跟柳州差不多,与北海相去甚远,由此我断言中国的方言是在汉代定型的。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0楼 2022-05-14 11:0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这一年的国庆大阅兵,就有驻柳州的坦克部队。早晨路边卖早点的小摊特别多,我见到有人在路边扎羽毛球,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个精细的手工活,就好比制笔一样,做工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书写的质量。那时天快入秋了,饮料厂的招工广告进而被月饼厂代替,除了打球之外,在极其不利的环境下,一整个夏天我都在坚持创作,也算是与高温赛跑了。我又试着给建安公司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建筑的活计,趁着去找工作的时机,也好久没有去开发区了,那边有不少大的公司,而且补习学校的大门与柳中是紧挨着,也许到那会找到一些灵感。在五建公司老职工宿舍还遇到两个江苏的,他们是支持西部大开发时过来的,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始终都没有跟我提到这边老乡的情况,看得出来他还是蛮精的。而二安公司的几个水电工像考了公务员似的,天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可是他们在海南的项目部就完全不同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1楼 2022-05-15 14:08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柳州火车站在抗战时期也曾沦陷,女店主跟我是老乡,抗战时期她父亲为日本人服务,跟随火车一道来的柳州。她见我状况不好,劝我早点回去。我坐在路边发呆,西江岸上的草地很青,修理电机的铺子里传出了饭香,看得出他们的生意还不错,天刚下过雨,听老乡说她的一个邻居昨天去山上打鸟,结果只抓了几根鸟毛,那个邻居我认识,他说一个老头在路边卖祖传治蛇毒的药,为此他还带了蛇耍,结果被蛇咬了耳朵,当场毙命,蛇跑了。昨天下雨西江上漂了一百多头猪,还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在柳州制造新闻的速度与城市的信息化水平永远是相称的。对面工地上几台机器正在搞地勘,我想他们的任务可能也不是很多,否则也不致于有几台机器,柳州的地下简直就是一个地质博物馆,从我刚来的第一天看奇石馆起,我就对它产生了兴趣,基岩伴有溶洞与裂隙发育,南北偏东斜15度走向的桂林南宁断裂带造就了十万大山,从今天的西江水就可以想见有人类活动以来的冲击泥土层。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2楼 2022-05-16 13:2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到了晚上,我下楼去房东家倒水,顺便去外面买点吃的。平常我一般晚上都猫在屋里上网,夏天时常整夜不休,房东跟我说,你是哪里人,去鱼峰区找找嘛,我家亲戚都在那找到工作了。我住的地方离汽车站很近,下午我去车站那边,发现车站已经早早关门了,最后一班从广东来的游人下了车,最近车站广场上又增设了一个疏导员,外面似乎有些忙乱,火车道口每到这个时候就准时响起了铃声,虽然和我只是隔河相望,但我从来没有去过那边,仅有一次,那还是初来的时候,我去柳钢那边玩路过那里,柳钢与柳工都离火车道不远,时常有机车来回调动,听人们说过去没有道口的时候,火车经常能把牛撞死,这让我想起了黔之驴的故事,柳州地处山区,在古时候有严重的瘴气,却是在西部最早通火车的城市,而且离桂林还近。入秋以后,我曾经回过一次老家,家里没什么人,本想去找同学,不巧的很,那会儿他的父亲刚刚病故,所以又返了回来。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3楼 2022-05-17 11:50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我两次去桂林都住在同一个地方,距离漓江不远,当在那家面馆吃晚饭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饱餐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被老板辞退了,离开了我以前常来的面馆,我真的准备要回来了,顺便去合浦看看。从收费站上高速的时候天就黑了,天南地北的人都从这里出城,一叶落而天下知秋,黎明当我在路口下车的时候,不远处正燃起了烟花,四下里漆黑一片,我很难分辨哪边是城市,哪边是农村,路旁很少看见人,忽而有一辆拖拉机横过了大路,顺马路往刚才放烟火方向去了,我只能感慨各处都有事情要人去忙。我穿过隧洞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这时也有三四个人从车上落下,听他们聊了一会儿,我大抵知道都是以前当兵退伍的,几个湖南老乡昨天好像在钦州或防城港喝了,这会儿正赶着到合浦来,因为也是,抗战阅兵刚过,他们是为国庆而来,我是为中秋而来。钦州是天津人在广西的聚集地,合浦的月饼最有名,当小车过来的时候,我也坐了个顺风车,进了城天还没有亮。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4楼 2022-05-18 16:0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来时在柳城上车时,我遇见了“地理老师”,他是瑶族人,家在来宾的大山里,而我小时候的地理老师就叫姚来宾,我之所以叫他‘’地理老师‘’,因为我俩在大桥底下经常闲聊,我清晰记得姚老师上地形课时把赵士元叫作赵坑的情形,“地理老师”去广州打工,所以我俩并没有同行。又因为我曾在湘菜馆打工,湖南老乡喝酒我八九分都认识,所以他们这会儿口袋里多半还提着酒。而合浦市中等待我的又将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用一首感怀诗作结:常记湘菜馆驿,感受洞庭秋色。五阳四州皆醉,往来通途。湖水平,青山黛,残霞照晚洲。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5楼 2022-05-18 17:55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合浦是历史文化名城,汉武帝,马援,孙权都曾到过此地,我不得不感慨现代交通的发达,前天还在老家,这就到海边上了,合浦是往海南的必经之路,三十年前我的奶奶去海南岛,走的也是这条线,那时从安庆上船到汉口,再从武昌到柳州,然后到湛江,路程要一周多时间。那时奶奶已是七十高龄,很不容易的,这次我一路上都在想,因为我从老家走的时候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所以特意经九江周转了,九江是锦章公先前为官的地方,这次回去老家的变化的确大,难道是水土不服,我的腿发肿,偏又遇上同学他爸病故,论辈分同学还应该叫我的奶奶为姑表奶奶,就这么着我兼程上路了。半道上遇到了个医药代表,他给我让了座,并且指出我的病因所在,要治。初来的时候我一直都瞒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要不要治。同学的母亲见我就哭了,我不是来吊丧的,可我也要舌战群儒啊,毕竟是我自小在他家玩的多,偏偏现在又不怎么上路,即便是同学不在家,就是左邻右舍出来两个人骂我,打我也是无话可说的。天热的厉害,杨柳枝象死了的枯枝一样搭拉在门前的池塘边,而农时已过了大忙。无奈饭还是要吃。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6楼 2022-05-19 12:4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刚到柳州的时候,天天下雨,有的时候明明看着天晴,可是一出门就下,可能是赶上雨季了,我在广州从化山上,也是那样,荔枝开花时,雨水正多。无奈我就与大桥肚结缘了,刚来时也感觉不到路的远近,我要经过两座桥去吃饭,可一段时间没找到工作,也就没那么讲究了,就在楼下吃螺蛳粉算了,螺蛳粉辣得很,一般外地人轻易不敢吃,走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吃遍了附近几乎所有大小店面,一次正巧看两个大爷下棋晚了,吃过了又下雨,半道上回不来了,我雇了一辆黄包车,无奈雨下的太大,车过桥肚时又熄火了,夜幕中看他用一根绳子在小马达上熟练的一拉,就又启程了。暑假开始后,超市很火,我虽不买东西,偶尔也去里面的书店逛逛,更多的则是在外面感受这座工业城的交通,在工厂附近的主干道上,有的时候一整个下午的运输都呈单向流动性。我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自己变得有力气了,高校的门进不去,我就折进附近的医院打球去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7楼 2022-05-20 09:54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从老家回到柳州已是九月初,由于没有履约,房子已经算退了,五百的押金拿不到,没办法我只能到菜场寻求打工,鱼市是我所喜欢的,海鲜比较多,买的也最多,摊主只有一个人,我在旁边站了一会儿,问他要不要帮忙,因为他的事我都会,拣鱼,称鱼,杀鱼,他指了指旁边道,我也是打工的,你去他们那问问,我一人忙的过来。又隔了一会,人就渐渐少了,他开始与旁边人聊天,发现他眉宇之间的慌惚眼神,一霎时心情很复杂,那天沿西江坐旅游公交,车上两个老头大谈他刚从美国回来的见闻,于是我便走开了。我转到初来时的小饭馆,已经许久没吃饭,就是稍微多花点也还是实惠的,这次柳州之行,我看过好几个小超市的名字,以前好像都在哪见过,小饭馆旁边是中州家俱,这个店在老家是个大牌,到这儿就变成二手的了,看样子柳州注定是我的伤心地。暂时上不了网,在化工厂门口听到久违的新闻与报纸摘要,我便折了进去,由于离住处不远,这里以前我常来,此刻只见路两边是大树,尽是些六七十年代的厂房与宿舍,柳州的工业好像民国时期就很繁荣,园内还有一个学校,穿过后门就是郊区与铁路线。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8楼 2022-05-21 09:28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记得我在柳州完成最后一次写作的中午,天气还很热,我从化工厂门口吃了面,去大桥对边,其时下起了大雨,江面上风很大,耳朵里灌了许多水,这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冏境,电视上说西江的每秒流量能达几万方,牙膏厂门口几棵玉兰花绽放在枝头,路边的芳草地里很安静。抗战时期柳州承担着全国报纸的发行,好多消息都是从这里发出去,如今柳州的期货交易,电子商务依然繁荣。差不多下午两三点光景,两个食客上了餐馆二楼靠窗户位置坐下,天阴的厉害,刚才路边下棋的都撤了,身上热的很,我要去厕所把衣服洗一下,昨晚在医院的大厅待了一夜。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19楼 2022-05-22 07:47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一开始就在药店买了药,现在感觉腿的肿胀有所缓解,我去广场上把衣服晾干,就去老地方吃饭,这回反倒放开了,也没那么拮据了。由于没有车,我不想走的太远,仅在附近的几个医院来回转转,等到了晚上,小区门口有人下班回家,见到我已是数天在此流浪,就打电话把我送进了救助站。在派出所做了认证,几个警察领着我去了救助站。在救助站待的那一夜是我连日来休息的最好的,第二天上班有人做了登记,就要派遣,其中我和另外两个年轻人是最先出来的。虽然我对柳州已经比较熟悉了,但是这个地方我还不认识,于是叫了摩的直接往收费站去了,眼下务实的办法还是先回来。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0楼 2022-05-23 11:4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刚去柳州时,我就去房屋中介去查了房源,当时没有租,就住在宾馆里,差不多住了十天,收银员就跟我说了,他家楼上有长租房,所以我就住进去了。我许多年前去桂林,也是找的中介住的,他们当时的房很小,属于皮包公司,操作路线跟我从前在老家一样。当然在长租房里游手好闲还没有人管,没有房住即刻就被人报了警。合浦跟我老家庐江差不多,现在是个县,三国是个郡,属于一个国家的。夜晚我听到了码头上的汽笛声,一开始还想回海南,一下子又仿佛离家远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1楼 2022-05-24 14:09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长歌行,短歌行
    字里行间笔透纸背
    孙将军,李将军
    故里游览行将结束
    疏影翠竹,小楼亭台
    棋枰之间,琴声悠远
    吃不愁,穿不愁
    何须歇息再饮酒
    清晨上阳台
    东风才扑面
    又佳节
    灯华夜阑珊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2楼 2022-05-25 07:04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记得去年,前年的夏天都来得特别早,小户之家,对付炎热的环境并不好过,父亲一生都习惯于早起,早晨四五点钟天还没亮,他就出门捡垃圾,他最关心的事莫过于天气,只要天不下雨,他就正常出门。那时我刚从医院回来,每天早晨坚持跑步,等到了天大亮,每次都见他猫着腰,背着垃圾袋,各个桶里翻,他已捡了一堆的垃圾放在院子中间。母亲要把早饭做好了才出去,然后换他回家吃早饭。我除了写写画画,上午一般都是在家中充当做饭的角色。正午我就出去附近的村里乱转,中午的伙食不算太坏,加上我的厨师手艺,那自然是绝配。大太阳底下直晒,他俩都是照例要午休,走累了我就去院子的树荫底下休息,也顺便帮忙翻晒一下碎纸皮。有时碰上暴雨了还要覆盖,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就一个人在树荫下歇息,单等他俩过来。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3楼 2022-05-26 10:48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也许是在老家种惯了,母亲一进城便开始种菜,起初挖了一块园子,种了一段时间人家说不让种,就又改在别处种。反正她闲不住,再说菜也是生活必需,种了就可以节约点。院子里有几个老乡,住在离菜园子不远的平房里,我时常中午过去光顾,只见几个老乡正坐在屋子里聊天,见我来了,他拿出两个金灿灿的壶给我认,我一看便说是铁的,长口高颈,这是西域人用的那种。他还不甘心,弄了个碎纸机在那拆,等过了午,众人都散了,他自已也要上班去了,太阳有所收敛,母亲又开始浇菜,我便在菜地边的球场上打球。果然到了晚上,我看电视上放的新疆人用的酒壶就和他下午拿的差不多。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4楼 2022-05-27 12:03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从前生活节奏慢,下场雨能休息好多天,所以父亲天天叫我开电视给他看天气,去年的一个下午,他把纸皮刚码好就开始下大雨,等到了向晚时分,雨停了,父亲似乎还很心焦他的那些纸皮,我心想那就拉去废品站卖了,南方雨水多,下雨不算啥。此时天空还淅淅沥沥的,他又担心人家是否关门了。待我出去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将卖纸皮的钱交到他手上,他才相信,原来这么简单,现在的市政道路都到家门口,任何一个角落三轮车都可以自由出入,风雨无阻的,我跟他说后,他很兴奋,以为又学了一招。老人进城,他们接受新事物慢,比如用手机,上网,看微信都是他们所关心的。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5楼 2022-05-28 06:48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那时我天天上午在省医院门口帮人擦鞋,新冠当时还没发生,我每天早晨坚持跑步,从长庚跑到启明,从黎明跑到清晨。记得那一天早晨天不亮,我穿着短裤就出去了,路上行人还不多,刚过第一个红绿灯的大榕树下,咔嚓一下我感觉脚底被绊了,一个狗爬式趔趄就栽了,当时就感觉膝盖与手掌心热乎乎的,旁边小树林里走出一对男女,小声嘀咕着什么就从我身边过去了。我这才发现原来是拦在路上的一个树枝,并且两端都还卡在树根底下。当时我仍然坚持跑完了全程,我差不多每天都快十公里,累了的时候双脚磨了十几个水泡,但也从来没有停歇过,甚至刮风下雨都是如此。回来擦了点药水了事,等到下午擦鞋的时候我就感觉身体不适,非常难受。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6楼 2022-05-29 12:13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由于历法的原因,一般中秋遇国庆节的几率比端午遇儿童节的几率要大,主要原因是闰年的调节基准点是以中秋在秋分前后为根据,由于二月只有二十八天,所以一般闰二月的机率相对又较小,端午在高考后的可能性要比高考前大些,一般每三年有两年端午在高考后,这利于莘莘学子过一个祥和的端午,毕竟这一代孩子的父母当年也经历过高考。高考从过去的一个季节,变成了对一个人知识,能力,意志的考验,所以高考的意义不是变轻了,而是变重了,所以从这一点那些对高考态度改变了的父母就应该要好好反思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7楼 2022-05-30 14:5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六月太阳当空晒,人家墙院绿荫栽。
    紫藤本无束鸡力,攀得高空始盛开。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8楼 2022-06-01 08:47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叫一声小桃红,不要把门关得紧,门外的风起得大,快快安顿我的马。哥哥我今天就要走天涯,叫一声妈妈早已泪如雨下,儿已经长大,送别的路上有鲜花。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29楼 2022-06-02 14:1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雨急路水深,浪打车轮轻。
    远天夕阳骤,飞鸟入高林。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0楼 2022-06-03 06:29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我到柳州的时候,街道两边长满了紫荆苗,要是有人采购的话就赚一笔了。渐渐的天就热了,每天早上出门,到了半晌回来就热,房间在顶层,楼下五层是宾馆,当初租房合同是满半年退押金,租金按月付,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我便着急了,天天去西江边上写写画画,屋子里没有空调,我一回来就将厕所的水龙头打开,冲上半小时,那时我廋得一米七八的个,只剩九十多斤,到了傍晚西江水便凉了下来,楼下有个唱戏的便开始练噪了,各种卖馒头,馍的开始走街串巷,我想到了屋后的那块菜地,进而想到了老家的景象,那正是又忙又热的时节,我的启蒙老师有的都不在了。当我回家的时候。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1楼 2022-06-04 12:0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今天早上起了个大早,街上还黑黑的,只有几家包子铺亮着灯,昨晚一夜没睡,起初天很热,楼下的噪音很大,我坐到了后半夜。早点铺里的电视正放着新闻,待我在路边的小石凳上将自己的故事收完,街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好久没有下雨了,一直以来我都关注天气,果然中午的一场暴雨如约而至,当时我正在吃饭,它阻住了我回去的路,真的太苦了,要不是写写画画我恐怕连一天也待不下去,网上说柳州有个贵金属电子交易大厅,广西的十万大山是与苍梧同时代的产物,古生代时那次大的印支运动肯定也使大山成为许稀有金属的宝藏,想至此,我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休息一下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2楼 2022-06-05 10:37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花全院柳翠,河泛池水黄。
    向晚锅灶冷,上台收衣裳。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3楼 2022-06-05 19:5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雨扫岩石泪,花开并蒂板。
    本来趁时归,相思又一岁。
    我在柳州有个很好的朋友,本来同在三亚做建筑,由于我提前从公司走了,害的他到了年前他还在加班。现在到了柳州,又怀念起一位曾经在三亚的工友,万宁人,这几天偶尔有三亚的车从楼下经过,我想他一定还会在三亚。后来我回到海口,见到过一位认识他的万宁老乡,他还是在做早餐。也许是巧合吧,除夕前一天下午,我在海口书店闲逛,遇到一位北海的小老板,他也是搞建筑的,机票早就买了,在公司刚刚才结的帐。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4楼 2022-06-07 06:09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站在西江岸边,对面就是鱼峰山,看似就在眼前,但要绕过很远的路。就象在桂林看见象山一样,广西人很会做生意,象山本是二十元钱币的背景,要是有宾馆把价格降为二十的话,我定会多住些日子,这就更见他们的精明了。走累了,我开始在江边公园的石凳上小憩,象这样的白中间黑花岗石椅好多天没见到了,突然有种亲切之感,奇怪,难道是广西不产这种石头。在我没来柳州之前见过许多小饭店的桌椅都是红木的,在我记事之前的经历又多不记得了,偏偏柳州又是红木居多的城市,所以还觉得自己游得很不充分。我还是惦记着菜地后面的那块荷池,柳堤离荷池尚远,我顶着烈日,用尽量把它们联系在一起的心情去看午后静谧的菜地。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5楼 2022-06-08 06:4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到了傍晚,天气转凉,菜地边有个球场,几个孩子开始在一名教练的带领下练球,正是暑假,学校的食堂碗橱里空空的,让人不尽起了怀旧之心。前几天我在楼下小区里转,一楼都是商铺,遇见一位老师,她以前在市少年宫工作,现在自己办培训班,教孩子画画,我在教室坐了会儿。听说巷子里的超市今天重装开业,商品有优惠,我就折了进去,选了瓶饮料出来了。这个夏天,楼下经历装修的还不少。眼见天色已晚,我就上楼了,房间里没有网线,但WiFi信号还好,应该是对门房间的,可能是之前跟房东跟他打过招呼,对于手机上网,我还是个新网民。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6楼 2022-06-09 15:20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去楼下倒热水的时候,天还没完全黑,门口就对着正大路,几个人站在路边等往西去的班车,今天是周末,我来楼上的第一天就去了柳城,大概也是这个点,突然就有种想家之感,我还不会用微信,下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在离废品站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联通缴费点,因为我不是本地号码。我顺便凑到巷口,想听一些街谈,这些天买彩票的人很多,中奖的机会很小。我上网看的第一部小说就叫斗破苍穹,到现在还没看完,到了半夜,伸个懒腰,感觉柳州这地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也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7楼 2022-06-10 21:26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我天天从柜台前经过,某一天收银员问我,你在柳州不工作够糊口吗,我说怎么不,我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拿牙膏糊口,她笑道,怪不得你牙那么白。曾经有个化妆品公司的经理,跟他的下属说,今年是我的本命年,秘书道,唉呀,那危险了,你不是要退休了,经理道,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我才三十六。前两天看到一个大爷过马路,旁边一个小伙子上去扶,他道,大爷您别急,还要等一个红绿灯,大爷道,我不急,我天天上电梯都要等,小伙子道,那您也住十八层啊。刚来柳州时,去应聘一家房产公司搞销售,经理挨个提问,你年销售额多少,他多少,问到坐我旁边的那位,他站起来说,七千万,妈呀,我吓倒了,你不会是从越南回来的吧。经常坐在江边石凳上玩手机,旁边是一个烧烤园,我就没看他怎么开张过,这年头陶渊明们太少,坐收一江美景,还交着高额房租,肯定是十年前钱赚到腰了。再看那小修理铺,店主人嫌门头太低,修电机,马达,水泵,柴油机,阀门,法兰,补胎,充电,最后都写不下了,一条龙服务,应修尽修。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8楼 2022-06-11 13:3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刚到柳州的清晨,一下车满眼都是山,一位摩的司机告诉我,广西就是山区,开发区比我想象的大,我只得叫了个出租车,找个地方住下。她迟疑了一下,把我带到汽车站边,我甚至很难猜测那一刻她考量的标准是什么,长住,经济,或是脏乱差。甫一住下,我便就附近超市买些生活必需,顺便熟悉一下环境。后来的日子我才庆幸自己当时找得很准,附近只有这一家,否则的话它是不容易与我结缘的。于是我马不停蹄去找工作,其实上午在开发区我都找了,想省点安顿的程序,现在的我终于要重装出发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39楼 2022-06-12 08:02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您发布的内容已被系统自动屏蔽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40楼 2022-06-16 12:27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记得有一阵子的中午,我天天顺着西江大堤在太阳底下跑步,路上要经过一片园子,一个泵站,一个屠宰场,还有一些村庄。到了稍晚一些风便活动开了,有老汉坐在旷野的榕树下编竹筐,要是这个时候的老家园子里应该有很多人,柳州人都在家打麻将,他们种园子全凭早晚披星戴月。前几天我找了个加工竹子的工作,可惜是在农村,柳州话我又不会讲,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再晚一些的时候,西江岸边的球场草地上便来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是趁周末驾车来踢球的,几个渔人在码头上张起了鱼网,天气渐渐凉下来,我便回到街道上,和孩子们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41楼 2022-06-17 15:11 来自
    引用回复

    北海土著

    自胜利路过了立交,前面就是西江大桥,中午的天很热,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骑着单车从立交桥底爬上来,准备上西江大桥,行到半中间的时候突然就不想去了,在转弯之前我还回头瞄了一眼,但是没有下车,突然间我隐约听见耳边一阵紧急刹车声,也不知是错觉,还是小车避让了我,几乎同时一辆小车自我身后飞弛而去,当时我腿都软软的,折回来之后我继续拿手机上网。本想搜索冯玉祥,结果找了个张灵甫,我不怎么懂二战的事,想想也罢,冯将军名声在外,威望极高,当看完了百度百科已是云里雾里了,我便就去园子里了。因为我住部队家属房十几年,一直在治治病什么的,从柳州回来后可能值班领导发现了端睨,于是我当了个非义务兵,工程兵。在这三年里几乎没有工程,倒是天天都有机会接触二战。如今我也算个二战通吧。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142楼 2022-06-18 23:28 来自
    引用回复
    描述
    快速回复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恢复刚才写的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贴 | 点这里注册
      商情广告
      牵手人生婚介

      牵手人生婚介-->告别虚假婚托,走进真正完美&健康的美好姻缘。

      18777968058 苏老师
      好儿郎潜能早教私塾学堂

      潜能早教训练记忆高效学习。 学用经典一对一教多语种学。 德智体美琴棋书画游学自然。QQ:40173649

      13977928888
      德创物流

      高端管理系统,专业规范流程

      电话:18077952077
      『1886私人摄影』

      『1886私人摄影』限量版外景婚纱专属定制强势来袭!让你一生一次的婚纱拍摄过程成为您爱的旅途!电话:15278914886;QQ:1213203842

      15278914886
      博瑞生活代理服务公司

      专业帮忙办事--大事小事偷懒事,难事丑事棘手事。您花钱,我们帮你办。

      0779-3033215
      北海市菜园里辅导学校

      学校荟萃了部分从事教学多年、经验丰富的优秀老师。 面授教学与远程教学为一体的教育培训基地。

      电话:0779-3033720
      北海市少年儿童故事大赛

      北海市少年儿童故事大赛开始报名啦! 电话:13977956775 0779-2652985

      0779-2652985
      北海市中心血站

      无偿献血,免费用血!血费报销咨询电话:3909616   北海市中心血站网址: bhzxxz.com

      电话:3909616
      玉林师范学院

      2013年成人高等教育招生,学习时间短,学费低,国家承认学历,可办教师资格证等。

      13607792093  曾老师
      中国藏茶藏金阁

      主营藏茶系列产品,冬虫夏草、青稞酒、青稞饼等。藏茶具有降血脂、血压功效,乃送礼佳品。

      0779-3831366

      lingchen128楼主

      北海土著

      主贴精华 0

      了解北海365

      本站内容为用户上传,相应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