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王岗山旅游探险日记(转贴)

发表于: 2003-11-01 17:25 3871人阅读 14人回复 只看楼主 | 第1页 | 最后一页

    北海新人

    精华4
    看到沙堡和鲨鱼、蓝海水准备去爬王岗山了,没有什么好说的,找一些资料贴上来,祝他们一路顺利。


    (王岗山,属十万大山山系,位处钦州市大直镇,与防城交界,可通往越南.海拔800米以上的山峰15座,其中主峰龙头山为994.6米,系钦州市第一高峰.王岗山溪河众多,水清林密,山险壁绝,孙中山曾在此领导王岗山反清起义.)

    (一)
    11月15日 雨转晴又雨

    一早就下起了毛毛细雨,很多人都在怀疑我们按计划时间出发的可能性,其实不管什么样的雨水也不能把我们高涨的热情浇灭的,只道是精彩的前奏而已.早上9点的时候全部队员已经在公司集合了,大家吵吵嚷嚷的互相检查装备和背包等物品是否带齐了或是漏了,又互相换换背背看谁的轻谁的更重,看看精不精神,有好事却又不敢同去的家伙在偷吃某人私藏的零食,某人先是莫名其妙然后气急败坏,纠集了八部来同审也没找出正在一旁窃窃偷笑的肇事者也只好不了了之,其实八部里同样出了内奸.罪魁祸首没找着,零食倒是又被瓜分了一半,理由是大家想知道那东西是否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云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10点大家准备好了也吵够了,冒着这看似不成雨的雨出发.在车站我们租了辆小面包车,由于我们当中有运管部门的同志,因此租车根本不用费劲,价钱自然也很不错,6个人争先恐后哗哗哗的把背包和物资往车上一丢,开动了.

    雨并没如愿某些狠心肠的人所诅咒的那样下得了多长时间,天空很快就放晴了,太阳懒洋洋的爬出来又懒洋洋的挂在空中.路面很快的就给晒干了,车速也快了点.这段路不长,也不算难走,都是柏油路,就是没一里地是直的,弯弯曲曲连连起伏,大家拿坐过山车来形容在这条路上的感觉.在一个落差比较大的山坡上我倒是真真实实的体验了一下,当时我给路边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没留神车子爬到了坡顶然后一下子往下坠,那瞬间我一下给抛到了空中,脑袋咚的撞到了车顶上,五肠六脏全挤到了嗓子眼,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们咽下去,呵呵,好恶心吧.

    到达站大直站的时候已经11:30了.天气依然放晴,我们道是老天有眼,天气好大家心情就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您瞅准了,这不是在做广告,哈,是肚子开始闹革命了.因为要换车走一段路我们才能到达向往的目的地,加之早餐我就没吃什么东西,临时买的两个包子裤兜里还揣着大半只呢,因此下了车大家就地找了个路边摊吃饭,顺便找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准备开往目的地王岗山.前往王岗山的那一段了很难走的,所以大多数车都不愿意冒回来要大修的危险来赚这点钱,只有这种机动三轮车肯去.大家边吃饭边砍价,砍得口水四溅,饭菜横飞.经过一场看似友好的暗地里却昏天地暗的砍价大战,最终以战平55快钱成交,两方都让了点,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让得多了,也罢,就算是支持支持地方的经济建设事业吧.

    吃完饭大家又哗啦啦的把东西和人往三轮车一转移就出发了,一看时间正好12:00. 往王岗山的路真的是有名的难走,王岗山的旅游业也因此一直搞不起来.其实听说已经有客商很有远见的投资两个多亿来办这个旅游区的,现在的路基也是那时候修的,但都因为当地政府机关部门太腐败,连吃带喝兼拿把人家给吓跑了.哎,真是黑暗,要是什么时候有机会给我也黑一把我就发啦,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嘛,哈,我算是看清看透自己了,原来也是一路货色,好在我没什么权利,不然的话又有地方遭殃咯,哈.不过我们一转念,也好在如此这般为这为那没把旅游区搞起来,不然的话开发了的王岗山也由不得我们这样胡来了.

    (二)
    路上真的是颠得够呛,气愤的是机动车居然给一辆慢悠悠的牛车给超了,我们怀疑是不是应该找辆牛车还好,既环保又悠哉.牛车是换不了的啦,机动三轮还在一点点的往前开,还得时不时的下车帮忙推,看来这路真不是给车走的. 好在大家的兴致都很高,一路上又打又闹,吱吱喳喳胡吹乱侃倒也痛快,还可以慢慢欣赏路过的风土人情看看秋后的田园风景. 路真的难走,结果十来公里的路程走了两个小时,直到下午2:00的时候我们才颠簸到路口,大家全身都给颠得几乎散了架了. 路口下了车往里大概还有5公里左右的山路要爬,所以整理好东西打好背包就上山了.往山上走没到半个小时我们就初步体会到了30斤负重爬山的厉害,肩膀给勒得生疼,恨不得把东西都丢掉轻装上阵,可是都丢了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呀,牢骚发发可以,东西背还是要背的,没人能帮你,大家都一样呢.老天爷此时也偏偏在刁难我们,一路上好端端的天气说变就变,真给那些狠心肠的人说中了,四面忽然风起云涌,黑压呀的乌云一下就笼罩了前面的山头,给刮落的树叶无奈的在风中旋转翻滚,大家说像是空中芭蕾更像是群魔乱舞,气氛有点恐怖,因为电视里白晶晶姐姐(白骨精)出入山洞都会有这样的烟雾的,哈哈哈,大家说真像,千万不是真的才好,免得成了她的晚餐.看来很快就要下雨了,我们连忙披上准备好的雨衣.这山里的雨可不是说着玩的,说来就来.果不其然,披上雨衣没两分钟大雨就呼啦啦的扑面浇来,一下子就把裤子全打湿了,好在鞋子的透水性能不错才没成水桶.大家没敢多想,边体验在倾盘大雨中行军的感觉边直奔预定的宿营地.

    一场大雨使得某个自以为是的人的视线和记忆都出现了问题,(注:后来我们才发现原来那条路因为塌方已经塌了很多地方,路口都给封住了,所以在当时的条件下没找着它,好在是这样,不然的话我们走那条路的话情况会更惨.这是后话.)我们因此偏离的预定的路线.当确认已经走错路线的时候我们决定将错就错往前走.在一个山沟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小茅屋,好心的山民告诉我们这里还有一间空的茅草屋,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将就着避避雨.从他的谈话了看出他把我们当作是军校的学生了,因为我们大部分身上都是划一的军用品,难免让他们误会是出来训练的了.至于为什么说是学生,关键的是我的那副大眼镜,在他看来,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只有学生才会带眼镜,而且是那么大的眼睛.因此,军用品+学生=军校生,哈 ^0^ .

    (三)
    因为已经偏离了预定的路线而无法到达预定的宿营地,天也黑了还下着大雨,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这里避避雨过夜,明天再继续前往我们的营地,谢过了好心的山民我们就在茅草屋里歇下来了.卸下背包和雨衣大家感到一阵轻松,很快我们分头忙了起来,借用主人家的锅我们做了顿简单却热腾腾的晚饭.我心里琢磨,要不是有这茅草屋我们今晚肯定够受的,而现在总算有个避风避雨的地方,挺暖和,还有通红的煹火来烤湿透了的鞋子袜子裤子,真是太棒了,我开始喜欢这茅草屋了,想想刚才我们都不愿意进来呢.主人家有两只小狗,我们来的时候两个小东西正躲在小茅草屋的柴门后汪汪乱叫,让我们有种柴门闻犬吠风雨夜归人的感觉,现在两个小东西已经和我们混熟了,大家还给小兄弟倆起了名字,耳朵上有黑毛的我们叫来福,另一个叫旺财,呵,是我们中间某个总是梦想着什么时候发大财的家伙定的,因为他姓张所以它们的全名应该叫张来福和张旺财^0^.小草房里面有一张简易的板竹床,如果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的话最多也只能挤四个人睡,我和一个家伙只好用自带的雨布和防潮垫及野餐用的格子布在木床和篝火之间打了个地铺.没想到还挺可爱的,正好够剩下的两个人睡,呵,有个本来跟我争床位的家伙哼着鼻子嫉妒的警告我睡前千万别玩旁边的篝火,小心尿床^0^.可是我讨厌那呛人的烟火味,烟熏得我口水眼泪鼻涕一起流,害得我许久没合上眼,眼睛和脑袋给熏得生疼.实在受不了了,后半夜我趁他们都睡着了干脆把炉火给灭了才能合上眼.这时候雨已经停了,又刮起了很大的风,松树林给刮得呼呼作响,感觉像是睡在松树的海洋上,头枕着松涛"...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松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哈,我就忽然唱起了这熟悉的歌,感觉太好了,结果又睡不着,起身走出柴门,天空的雨云已经给风刮得一丝不剩,夜空变得很干净明亮且透彻,星星出奇的大而亮,一颗颗好象是人工挂上去的,伸手就能摘得到的样子......在这万籁寂静的夜晚,在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星的陪伴下,我头枕着松涛在山里的茅草屋了睡着了.





    [ Last edited by 云淡风轻 on 2003-11-1 at 17:33 ]
    全部评论: 最赞|最新

    北海新人

    精华4
    (四)
    11月16日 晴
    一大早就有人给冻醒了,起来呱呱乱叫,呵,大概也许是因为我昨晚把炉火给熄灭的缘故吧.结果这个一吵,大家就一炸窝的全都醒了,互相指责昨晚谁谁谁又抢被子啦,谁谁谁又踢人啦谁谁谁又说梦话啦,什么什么的,好不热闹.我一看时间,正好7点.睡了一觉大家显得都很精神,昨晚的疲态一扫而光.一个个走出柴门伸懒腰,洗漱,或者进行五谷轮回的日常工作,忙得不亦乐乎.昨晚的一阵狂风,雨云全给吹走了,天气又变得晴朗起来.茅屋的左边红红的朝霞一丝丝的挂在东边的山头上煞是好看,右边的人头山也渐渐显露出了它高大的身影.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雨后的王岗山天空纯净异常,晨曦中的人头山高高的耸立在我们的面前,太美了.静静的看着太阳渐渐从东边升起,当第一屡阳光照射到美丽的山峰的时候,等待已久的我赶紧按下了留下美丽那一瞬的快门.

    吃过了早饭,我们告别了好心的山民,朝经过调整的路线出发了,我们要翻越侧面的山峰前往我们预定的宿营地. 负重攀登七八十度甚至九十度的陡峭的山坡的确是很艰难很刺激的事,稍不留神就人仰马翻.登山绳很快就派上了用场.总有人喜欢呈能先爬上去,把绳子绑好在一棵结实的树上,拉紧,再把另一头抛下去,下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攀上来,这样一来后边的人既安全又省力多了.中午前我们翻越了那不算太高的山峰,提前完成了预定的计划,然后在山那边的一条山沟里休息.山沟很漂亮,都是层层迭迭的石头和潺潺的溪流,水是我从未见过的清澈透明,叫人忍不住要喝上一口来品尝它的甘甜. 我们被它给迷住了,决定沿着山沟往上走,边爬边玩,本来这次出来就是很随意的.中午1点的时候,当确认了山沟的尽头无法再向上之后我们在一个水潭边就地休息做午饭,然后再折往我们的宿营地.大家估计时间充裕,而且中午的天气很好能见度也不错,可以再去玩一玩.然后吃完饭大家又以此为据点四处去撒野.很快有的找了野芭焦和野果子回来, 有的则对着没见过的植物大惊小叫,我则在水中发现了鱼虾和螃蟹,就地抓了起来就熬粥,哇,味道太鲜太美了,到达营地后明天我一定要专门抽时间来搞一顿大的叫大家一起来尝尝鲜,前提自然是我吃了刚才煮的海鲜粥之后还能活蹦乱跳到明天才行,免得让大家跟着我一起遭殃,我可不希望贮备的急救包派上用场,最好活动结束也不要动它.

    中午稍试休息之后我们接着又出发了,下了两条陡峭的瀑布,一条找到安全的山路绕了过去,其中一条我们得攀过险峻的峭壁,底下就是垂直七八米的嶙峋乱石,一旦失足后果不堪设想,千万别指望能侥幸掉到水里,没那可能,因为秋季潭水面积萎缩了.好在大家都没有恐高症,也准备有安全的绳索,在紧密的团结协作下一个一个安全的爬了过去,终于在天黑之前到达了预定的宿营地.

    对了路上我还不小心看见了很多熟悉的小豆夹,捡拾起来仔细一看,哈,原来是相思豆,抬头一看,好大一棵相思树啊,只可惜现在已经过了它的盛果期了,好不容易才在地上找到两颗完好的,红红的真好看.还有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背回一个一米多长的大豆夹,是过江龙,好大啊,很沉的,够他受的,舍不得扔掉还得背着下山,累.

    今天天气太好了,夜晚的天空没有风也没有云,静静的只能听见山野里的万籁之声,小河轻轻的流,微微的泛着波浪,树叶儿也不再沙沙响,潺潺的流水声从不远处传来,清晰可辨,跟诗里写的一样.月亮老早就出来和我们见面了,好象是担心来迟了就见不到似的,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有月亮,所以夜色比昨晚还明亮,遍地洒满了银光,不用手电也能在山沟里玩耍. 在暮色中我们搭好帐篷整理好营地,还利用散落的木头和茅草盖了间简易的草房.坐在营地的草坪上吃过晚饭,月色让我想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河轻轻流,微微泛波浪,树叶儿也不再沙沙响,月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 由于昨晚没怎么睡好,加上今天一天的活动量很大,所以感觉很累的我还是决定早早休息存储能量明天继续探险吧。




    [ Last edited by 云淡风轻 on 2003-11-1 at 17:34 ]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沙发 2003-11-01 17:30
    引用回复

    北海新人

    精华4
    (五)
    11月17日 晴转阴再转雨
    呵,没想到今天早上也是给冻醒的,看来这山里一天最冷的就是这时候了,第一次才四点多就醒了接着又睡,第二次的时候看看快七点了,心里琢磨如果天气好的话现在应该是摄影的最佳时间.想着想着,看看他们还在熟睡中,我就赶紧蹑手蹑脚的钻出帐蓬,有我想要的不错的天气,连忙洗漱好抓起相机就想来两张,可惜我们的营地在避风的山脚下,视线给山峰给挡住了,环境比较狭窄,怎么办?心里想,翻过前面那边的山头就好了,结果一走就走了啊走,翻过去的时候天已经全亮了,好在当时天气还不错,抓了几张回来.也不知道效果怎样. 我七点半出来的,回去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天气变得越来越阴,云层越来越厚了,还吹起了风.由于担心要下雨而且我没带雨衣,所以我赶紧回了营地.

    吃过早饭加中饭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天气又平和下来了,害我虚惊了一场.做了简单而充足的准备,我轻装出发了.这次的任务是由昨晚商量好的大家分头去探上山的路,营地留两个体力不太好的看守.

    我沿着早上无意中发现的山路往上爬,希望能尽快找到一条快捷的路.一路上我在明显的地方把高高的芦草折断折向我前进的方向以此做标记,好让我在找不到回来的路的时候或让队员们寻找我的时候作辨别方向用.可是危险却这样发生了,在一个叉路口处,我照样想做标记的,正当我要伸手去折野草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有条异样的东西挂在那里,颜色鲜艳得让我本能的感到一种恐惧,我连忙退后两步定眼仔细一看,天啊,原来是条剧毒无比的竹叶青!我下了一大跳,赶紧又退后两步,原先还以为不会遇到蛇,没想到一遇就遇上从小最早认识的最让我感到恐怖的剧毒的竹叶青,以前在书上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居然现在给我看到了活生生的,加上我们买药的时候就是漏了蛇药没买,虽然带了硫黄,但那都在营地防蛇用了,身上没带.眼前这条毒蛇足足有一米多长,好大的一条,据说这蛇一出生就具备有致命份量的毒剂,就别说这条了,让我死几次都绰绰有余.倒挂在草丛上的它正用三角形尖细的蛇头对着我咝咝的吐着信子,我出了身冷汗,要是真的给它咬一口我算是完了,没救了.我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怕惊吓着它,其实是怕它冲过来咬我.我仔细观察它是否有攻击的意向,敌不动我也不动,足足对峙了五分多钟,我看出它大概刚吃饱了吧,因为它的肚明显有个地方特别涨,像是一只昆虫吧.我确认它刚进了午餐而且蛇不会主动攻击比自己大的猎物--人,所以我忽然大胆的想起来要给它照张相片,赶紧边继续观察它边轻轻从包里拿出照相机照了之后又放回去,生怕它以为我有攻击的意向而反攻.果真对峙了一阵子之后,蛇慢慢的动了,我趁此机会四下里找了跟长点的树枝把蛇赶走,后来又嫌那跟不够长,边走又边换了几根,一根比一根长,好打草惊蛇嘛!

    (六)
    非万不得已我不敢再挨着草丛走了,有路就走中间,安全第一! 走了半小时,山路明显开始陡了,我进了林子,高大的乔木随之也多了,没什么好折的草,路边倒是多了很多大石头,我就捡了快能在石头上划出痕迹的小石头当粉笔用,在一路明显的石头上画上方向并签上我的cat一作标记.

    到了小半山腰的时候,碰到一个正在吃中饭的采松脂的中年人,这是个很普通的山里人,剥瘦的脸厐和干燥深褐色的皮肤,陈旧的穿着,很典型的山里人.我上前打了个招呼:吃中饭呐.然后就坐下和他攀谈起来,中年人也挺健谈的,因为我不抽烟,只好递过水壶问他喝不喝水,呵,虽然有点假但也挺有效的,当然人家是不会喝你的啦. 聊着聊着,中年人忽然问我上山来想找什么山货,我笑着回答说不是,来玩而已.心想我真那么像来打猎的或者倒卖山货的二道贩子吗?我笑了笑,借机向他打听上山的路,中年人给我指了条路,说从这上山顶很难,很少人能上得去.我又问他有没有哪条路能尽快的翻过眼前的山脉,他说有倒是有,但很少有人走,还说了一条路线,说沿着上山的这条路一直往上,到人头山的中上部然后往右边转,到五指山的时候从主峰龙头山旁边穿过去云云......听着听着我都糊涂了,他还说很少人能从这翻过去的,听说山的南边也有路能绕过山那边,可是他也不太懂,我也不好在耽误他割松胶,我只好告别中年人又出发了,临走前得知中年人姓唐,我就向唐哥道别了.

    果真的是,越往上路就越窄越难走,又看到一条蛇,可能是受我惊吓的缘故吧,它正在我前边的路上穿过,它的身子比竹叶青大多了,足有两跟中指那么粗,也更长,油黑油黑的,我认出是条无毒的乌肉蛇,可惜当我认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溜走了,唉,可惜,丢了餐美味了哈.

    (七)
    我接着往上爬,一路上依然在路边的石头上画标记,终于,眼前没有路了,挡在面前的是垂直的岩壁,左右都是悬崖绝壁,我才知道刚才一直爬的是条刀削般的山脊,不由出了身冷汗,绝壁,怎么办,回头吗?我看了看眼前的这层悬崖,又往身后看了看,想确认一下自己的位置,但身后的松树挡住了我的视线,心想,爬上这层悬崖就能看得远了.想着想着我手脚已经并用开始爬,爬了十几米我再往后一看,天啊,左右的悬崖深深的,像刀削一样垂直,自己又看不到脚下的东西,怎么下去啊,完了,骑虎难下,我现在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下嘛,看不到脚下的东西而无从下脚,身上没有安全绳索,一但失足绝无生还的可能,别以为会像<<第一滴血>>里面从悬崖掉下去能给树枝挂住,那是电影.往上嘛,情况可能更糟.最后我看见头上不远的地方有棵小树长在悬崖上,我决定先爬上去再想办法下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抓住了那棵小树并把自己牢牢的绑在了上面.我才发现我坐的地方是个小小的断层平台,仅能坐一个人,两脚吊在悬崖边,此时我的心狂跳不止,冷汗连连,看看脚下的和左右的悬崖,我心想我下不去了,我自己走上了绝路,我开始后悔刚才太冲动爬了上来.我想我只能坐在这里就算过夜也要等其他队员来救我,不能冒然下去,免得失足丢掉性命.可是时间还早啊,而且手机在这里也没有信号,在这里干等是多着急啊,不摔死也给急死了.就这样我觉得这回谁也救不了我了,不管怎么样我活着回去的机率顶多也就50%,该怎样就怎样了.

    嘿,这么一想,抱着必死的信念我倒是好多了,心情安静了下来,我再次观察了周围的地形,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我连忙从包里又掏出相机,心想反正要摔死了,不如把底片都照光,好让人们在山下找到我的时候知道我起码爬到哪里才给摔死的啊. 照了两张照片的情绪又忽然高起来,心想现在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了,一定要在天黑下来之前下去.我慎重的找一条尽可能安全的路线下去,慢慢的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好在除了大家共用的登山绳我带了条自己备用绳子,问题也失败在这里,如果我的备用绳足够长的话,我可以毫不费力的利用它和身边的小树来进行速降下悬崖,可这条绳子全长也就八米左右,面对十几米的悬崖明显不足,怎么办呢?我只好把它的缠在小树上,谨慎的找好了下去的路线,然后再放松绳子慢慢离开小树一点一点的移向三米外的另一个落脚点,抓住那里的一条树根后使劲的拽了拽,很牢靠,然后抓紧树根,赶紧边收回绳子边把绳子绕在树根上做第二个支点,此时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此时的绳子基本还没起作用,上面松开了但又没缠好在作为第二个支点的树根上,几乎悬空的身子只能依靠一只手抓着树根紧贴着岩壁,另一只手正在忙着缠绳子,此时万一手滑或者支持不住失手的话跌入深谷后果就不用说了,就算跌在最近的距离十几米的窄窄的山脊不滚落山谷的话也得残废,但也只好这样了,别无他法.也就这样我才三米三米的从小树一点一点的先是离开与山脊垂直的山崖冒着直接摔落山谷的危险往右然后又向原来的方向之字折回山脊.

    当我站在一块稍缓一点的山脊上的时候,心还在发慌,手脚还在发抖,但我知道我又逃过了一劫,今天我已经死过两回了,一回是竹叶青,运气好我没碰着它给它咬死,这回是爬悬崖,好在我带着条绳子,不管怎么说我都算是大难不死了,心里长长嘘了口去.一颗悬了半天的新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活着的感觉真好!我接着下山,找了个很安全的地方,坐下来喝了口水,一想到刚才的经历还觉得阵阵旋晕.我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继续往山下走.

    没多久我又碰上了唐哥,我说这路上不去,他说在山的中上应该往右边转了,我想起来路上的确有条不像路的路往右边去的,我只好说我走错路了,其实要不是我真的无知,现在打死我也不再爬上去了.他说才我自己一个人,太少了,自己一人肯定爬不上去,我想再多几个人也未必能爬上去,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进供祭山的.又聊了会儿,得知山那边又是另一种风景,有块很宽很片的山头(注:后得知那叫平圩也叫平头山,海拔800多米,山顶平整宽阔,奇石林立,两边是悬崖绝壁,活像天然盘景.),听说原来打算在那里建机场的,可能作战时用吧,因为我知道这附近不远处有个防空哨所,所以估计那地方真的很平很宽阔.这就又深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可惜他不能给我指条明确的能翻山的路线,我只好又告别了唐哥回去了.

    回到昨天走过的山沟,我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总算安全的出来了,坐下来整理了一下不成样子的装束,喝了口水,吃了点干粮,顺便在沟了抓了够大家吃一顿的螃蟹,我知道下面不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营地,于是我放心的在清冽的溪水里洗了这三天来的第一个澡,站在瀑布下一冲,水好冷啊,冻得我直打哆唆,拼命的嚎叫以驱寒,也不知道吓着谁没有哈,水的确是冷,站起来我发现浑身热气腾腾的像是洗热水澡一样. 洗完澡回到营地,煮了饭和大家吃了蟹,我钻进帐蓬点亮手电,写完今天的行程和经历,我终于可以睡觉了,阿门,感谢您保佑我能顺利的活着回来,为我祈祷的人,也再次感谢你!好了,睡觉. 对了傍晚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泣泣沥沥的小雨,嘀嘀哒哒的打在帐蓬上,听起来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只是没有<<雨滴>>动听,好了,睡觉!!!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3楼 2003-11-01 17:44
    引用回复

    北海新人

    精华4
    (八)
    11月18日 雨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由于我们都没能找到适合翻山的路线,于是中午我们决定返回第一天的宿营地再详细勘查和寻找合适的路线. 雨从昨天傍晚就一直下个不停,昨天晚上帐蓬还湿了点,好在事先在周围挖的排水沟起了作用,不然的话里面真会全湿掉了成水床了.早上照样七点给冻醒了,只是没有了前两天的好天气,本来想吃完早餐再去抓点螃蟹来给大家打打牙祭的,可是雨在一直下个不停,螃蟹缩在石头缝里不出来很难抓得到,我只好空着手回来.

    一分队还在继续出去找路还没有回来,帐蓬里还有三个还累得不愿起床的懒鬼,雨中的我看着这样的天气心里别提有多沮丧了,干脆躺下来了.过了一会儿,帐蓬里面几个醒来了,在做早餐,又过了一会儿,探路的一分队也回来了.也没什么收获,但我们一致同意不能再呆在这营地了,一是怕连日的雨水引起山洪截断我们的退路,二是在这里找不到上山的好路线,所以我们要回第一天的宿营地去,在山那边继续寻找.

    决定下来后,一点半的时候我们很快收拾好开始返回一营地,由于轻车熟路了我们很快的就返回了.然后我们分成了三组,一组留下来做晚饭,另两组出去上山去探路.结果出去探路的两组我们在山腰汇合了.有路,而且估计极有可能能翻过去,最少也可以登上九百多米的人头山顶峰,我们高兴极了,路虽然很陡,但我们都不在乎了,不断的往上爬,我们从两点多出发,爬到了五点多也没能到达顶峰,天气太坏了,下着雨还起雾能见度很底,而且时间不够.天快黑了我们已经爬得差不多了,估计还得有一百多米的才能到顶,但该下山了.大家都比较兴奋,总算有点盼头,加之另一队汇合前在路上找到不少野果还看到松鼠啊獾啊之类的小动物,兴奋得他们手舞足蹈,而我们这队只看到了一大群色彩漂亮的差不多有鸽子那么大的鸟在一棵树上进食,我们正好穿过那棵树的下面,由此我们把那地方命名为鸟餐桌.路上还有野竹林啊,梁十八公啊等我们刚自己命名的地方. 上山花了很多时间,下山返回营地倒是很快,爬山三个过小时的路程我们没到一小时就赶回来了,怕天黑危险嘛,拼了命的赶路.

    回来之后我们把全部的食物都及集中了起来,统计了剩下的粮食,再分配好,还做了顿这几天来最最丰盛的晚餐,还用零食收买了山民的两个小孩子换了些罗卜青菜回来,准备养足好精神和体力明天登顶,明天估计要在山上过了,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因为山很高很陡,负重的话肯定要花比今天更多的时间,可能没时间下来,所以现在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好了,睡觉! 晚安.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4楼 2003-11-01 17:49
    引用回复

    北海新人

    精华4
    (九)
    11月19日 大雨
    天气一天比一天坏,雨下得一天比一天大.早晨四五点的气温越来越低,大家又在这时候给冻醒了,今天能见度更低了,山上都是雾,才十几米的能见度我们无法登山啊,怎么办?真是急死我们了,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天气丝毫没有好转的意思.盯着不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峰,大家开玩笑的说,看!山给雾怪给吞掉了,我门爬什么呀,哎,昨天的计划算是泡汤了.一会儿雾散了点大家又说,哟,又新长出一座山呐,比竹笋还长得快.

    早餐吃过了,雨还在不断的下着,大家沮丧的钻回被窝,没法子,这种天气,呆在这小小的草房里,除了了聊天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睡觉了.中午12点的时候我忍不住要出门去方便,雨稍停了一下,看着依然故我藏在雾里不肯露面的山峰我再也受不了了,你不出来?我揪你出来!!回到营地我就对大家说,我再也受不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治治这玩弄我们的人头山,我要征服它!!一句话让大家炸了窝,对!不能再这么干等了,大家实在也是憋得厉害,气氛就这样一触即发,大家纷纷起床.吃了顿午饭,留下一个看营地的其余的队员都打好轻装开始出发了.

    此时的雨是小了点,但人头山依然若隐若现的藏在云雾里,当我们一最快的速度爬上第一座山峰的时候,我们终于知道它为什么叫做人头山了,原来它的形状极其像一个长眠在这里头带钢盔仰面躺着的解放军战士,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钢盔,额头,眼眉,鼻子,合起的眼睛,上下紧闭的双唇和棱角分明的脸狭,当云雾围绕在山脚只能看到山峰的时候我想起了<<中越战争秘录>>里面描写的老山神女峰的:她沉静如故,她长眠不醒,秀发,前额,隆鼻,热唇,脖颈,乳峰,柔腹,大腿,赤足,何样的喧嚣也绝难惊扰她的痴梦,甚至,来自两个国家许许多多赤裸的男人上了她的身子。原本她还有一件苹果绿颜色的半透明睡衣,如今也被男人们零零碎碎地分割去使得她通体再无一缕丝线可供遮羞。嫣红的液体敷遍她伤痕累累的全身,渐渐漓漓地汇入身下的盘龙江,一江红水向南,向南,不知要流到何处何方,容她睡吧,容她在清冽的梦乡里捍卫不复存在的贞节.

    然而, 得到睡美人的称谓,却是1984年4月28日以后的事,具有现代意识的中国士兵在战斗之暇,适逢不可多得的云开雾散,于老山之巅东眺,始有如斯发现。盘龙江东畔的一串山峰状同昆明的睡美人。她头枕越南的亚热带丛林,身躯却仰卧在中国绵亘的红土地之上。于是,越南兵占据鼻梁下巴颏儿打中国兵,中国兵则依恃乳峰向头颅还击。身为军队作者,这辈子不亲眼看看战争,总归算个缺憾。原计划在前线逗留半个月,结果竟休了足足两个月。睡美人留住了我们。这是我们的专利。每年去前线的记者作家逾千,他们似乎都不知道前线也有个睡美人。我们一直未能通览睡美人的姿容。战区多雾。前线人的话,战区就是雾区。从晴朗的州县坐车走,何时遇到雾,何时就进入了战区,也是一约。两个月里,出太阳累计不到二十小时,不要迷信太阳,太阳只照头顶,远处还是雾,无法窥视睡美人。好在,我们的足迹亲吻了睡美人丰腴的乳峰、光洁的肩部和柔润的颈部,使得我们有可能用各个裸露的局部拼接出整体意象.这就是张卫明先生描绘的老山的睡美人神女峰,写得那么唯美,却又不失战争的残酷.如果人头山也如先生所描述的多雾的老山那样,我们也算是极其幸运的了,只可惜当时我只带了轻便的数码相机,没能把传神的人头山拍摄下来,实在是遗憾.好在我在唯一一天天气晴朗的时候留下了一张清晰可辨的照片,从中仍可体会其中的传神之处.

    废话少说,我们欣赏过传神的人头山,沿着昨天探好的山路继续前进.穿过鸟餐桌,走过梁十八公,又穿过野竹林... ,由于这段路昨天刚走过,所以大家只花了昨天用的一半的时间就走完了.山路变得更加陡峭了,看来是已经接近山峰了,大雾的笼罩下能见度更低了,只能看见眼前一两米的范围,知道身旁两侧就是陡峭的峭壁,但我们什么也看不到,这样一来也好,免得大家害怕,眼前茫茫的白雾让我们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或者它们已经融为一体.越是往上,湿滑的峭壁越是让我们胆战心惊.我们用绳子把大家一个个的串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就算我们其中之一失足滑落也能依靠大家帮助来脱险,只要不是全都掉下去的话.反正我们把性命全都由这一条等山绳牢牢的联系在一起,同进退共患难.

    眼前的路已经不再是什么路了,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野猪走出来的,起码也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了,其中杂草丛生.平的地方人在路中只能手脚并用爬着前进,连腰都直不起来.在利刃的山脊上直上平走直上又平走这样反反复复之后,在一个更为狭窄的山脊上,终于我们连爬也爬不过了,但前面的确是条路,只是因为太长时间没人走了因为被竹子盖起来了.此时我们不可能通过肉眼来来确认自己的确切位置,罗盘也只能提供大的方向,我们能确定的是我们就要摸到顶峰了,九百多米的顶峰就在我们不远的地方.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再冒险了,此时大家已经冻得只哆唆,全身都湿透了,我也只有偶尔喝口红星二锅头来取暖.

    终于,大家一致认为不应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继续原定的计划了,得赶快撤退下山返回营地了,很遗憾,山顶的云雾直到我们下到山低都未能散开,我们始终无法确切的知道自己所到达的位置,大家在路上决定,如果明天天气好转的话就继续冲击等顶,如果天气继续恶化的话,只好结束此次的探险活动,搬师回朝,唉,心有不甘啊.




    [ Last edited by 云淡风轻 on 2003-11-1 at 17:57 ]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5楼 2003-11-01 17:53
    引用回复

    北海新人

    精华4
    (十)
    11月20日 雨

    很不幸的,天气没有如我们梦想的那般好转仍在继续恶化,又耐心的等到了中午,我们知道无法再等下去了,昨天的计划只好取消,结束了这次徒步探险活动.

    雨小一点后,我们背上了打点好的背包,踏上了回家的行程.由于道路问题,今天的路程不算短,将近有20公里的路要靠两条腿走,因为从山里到山外的5公里左右的山路然后从山外一直到离此地最近的镇子大直镇的15公里左右的路程没车可搭,只能徒步行走.连续的几天大雨,路变得非常泥泞,鞋子很快就重了好几斤,走着走着好象脚底下带着厚厚的千层饼,加上身上的背包真是举步为艰啊.一路上河水泛滥,去时还可见底的河坝回来的时候已经给淹没了.跋山涉水又穿过了几个村庄,我们看见有一辆公共汽车,像是看到救星的某人乐颠乐颠的跑过去准备上车,咦?车上怎没人?一问,才知道原来因为路泞车子已经困在这里两天了,今天肯定也开不动,呵,好惨,好心的村民说前面的路连牛都不好走,改道吧,我们领教了之前一段路的泥泞心想他们说的肯定没错,谢过之后于是顺着村民指的路线我们继续前进了.


    复制本楼地址 | 举报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6楼 2003-11-01 17:55
    引用回复

    北海通

    精华25
    好详细的介绍呀!谢谢!我先发完感谢回复后再慢慢仔细看,谢谢云淡风轻,PP里面有你吗?是哪一个呀?

    北海新人

    我揪着心看完了游记,还好顺利地回来了--------.我也似乎跟你们一起被围困在山里了几天几夜....那间小茅屋让我想起了<<驿路梨花>>.....探险真的很具有刺激性,但也带有太多的冒险....真羡慕你们是男的,可以很洒脱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北海通

    精华36
    谢谢云淡风清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教材(时间也是11月中旬,应该有相当的参考价值的)。

    建议所有准备参加这次王岗山徒步的朋友先认真阅读这篇教材以后再决定是否报名参加。

    论坛版主

    精华44
    好东东,谢谢了,云淡风轻。

    色影沙龙会员

    精华11
    好文笔,这更坚定我前往的信念。不过先买保险先

    北海通

    精华36
    王岗山旅游记之简化版

    云淡风清为我们转贴了一篇非常好的教科文章。但篇幅较长。为了方便各位更简洁地了解具体情况,特将原文压缩如后,供各位参考。

    第一天(11月15日)

    早上9点的时候全部队员已经在公司集合了。 10点大家准备好了,在车站我们租了辆小面包车。(从钦州到大直镇——沙堡注)这段路不长,也不算难走,都是柏油路,就是没一里地是直的,弯弯曲曲连连起伏,大家拿坐过山车来形容在这条路上的感觉。

    到达站大直站的时候已经11:30了(也就是说,从钦州到大直镇大约时间是一个半小时——沙堡点评)。下了车大家就地找了个路边摊吃饭,顺便找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准备开往目的地王岗山。前往王岗山的那一段了很难走,所以大多数车都不愿意冒回来要大修的危险来赚这点钱,只有这种机动三轮车肯去。

    吃完饭大家又哗啦啦的把东西和人往三轮车一转移就出发了。一看时间正好12:00。

    往王岗山的路真的是有名的难走。路上真的是颠得够呛,气愤的是机动车居然给一辆慢悠悠的牛车给超了。机动三轮还在一点点的往前开,还得时不时的下车帮忙推,看来这路真不是给车走的.。结果十来公里的路程走了两个小时,直到下午2:00的时候我们才颠簸到路口,大家全身都给颠得几乎散了架了.。

    路口下了车往里大概还有5公里左右的山路要爬,所以整理好东西打好背包就上山了。往山上走没到半个小时我们就初步体会到了30斤负重爬山的厉害,肩膀给勒得生疼,恨不得把东西都丢掉轻装上阵,可是都丢了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呀?

    一路上好端端的天气说变就变,四面忽然风起云涌,黑压呀的乌云一下就笼罩了前面的山头,气氛有点恐怖(可见山里的气候变化无常——沙堡点评)我们连忙披上准备好的雨衣.这山里的雨可不是说着玩的,说来就来.果不其然,披上雨衣没两分钟大雨就呼啦啦的扑面浇来,一下子就把裤子全打湿了。

    原来那条路因为塌方已经塌了很多地方,路口都给封住了。当确认已经走错路线的时候,我们决定将错就错往前走。在一个山沟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小茅屋,好心的山民告诉我们这里还有一间空的茅草屋,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将就着避避雨。

    因为已经偏离了预定的路线而无法到达预定的宿营地,天也黑了还下着大雨,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这里避避雨过夜,明天再继续前往我们的营地

    小草房里面有一张简易的板竹床,如果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的话最多也只能挤四个人睡,我和一个家伙只好用自带的雨布和防潮垫及野餐用的格子布在木床和篝火之间打了个地铺。

    第二天(11月16日)

    一大早就有人给冻醒了,正好7点。昨晚的一阵狂风,雨云全给吹走了,天气又变得晴朗起来。茅屋的左边红红的朝霞一丝丝的挂在东边的山头上煞是好看,右边的人头山也渐渐显露出了它高大的身影。雨后的王岗山天空纯净异常,晨曦中的人头山高高的耸立在我们的面前。

    吃过了早饭,我们告别了好心的山民,朝经过调整的路线出发了,我们要翻越侧面的山峰前往我们预定的宿营地.

    负重攀登七八十度甚至九十度的陡峭的山坡的确是很艰难很刺激的事,稍不留神就人仰马翻.登山绳很快就派上了用场.总有人喜欢呈能先爬上去,把绳子绑好在一棵结实的树上,拉紧,再把另一头抛下去,下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攀上来,这样一来后边的人既安全又省力多了(建议带上这类的绳子——沙包注)。

    中午前我们翻越了那不算太高的山峰,提前完成了预定的计划,然后在山那边的一条山沟里休息。山沟很漂亮,都是层层迭迭的石头和潺潺的溪流,水是我从未见过的清澈透明,叫人忍不住要喝上一口来品尝它的甘甜.

    我们被它给迷住了,决定沿着山沟往上走,边爬边玩,本来这次出来就是很随意的.中午1点的时候,当确认了山沟的尽头无法再向上之后,我们在一个水潭边就地休息做午饭,然后再折往我们的宿营地.大家估计时间充裕,而且中午的天气很好能见度也不错,可以再去玩一玩.然后吃完饭大家又以此为据点四处去撒野.很快有的找了野芭焦和野果子回来,有的则对着没见过的植物大惊小叫,我则在水中发现了鱼虾和螃蟹,就地抓了起来就熬粥,哇,味道太鲜太美了。

    中午稍试休息之后我们接着又出发了,下了两条陡峭的瀑布,一条找到安全的山路绕了过去,其中一条我们得攀过险峻的峭壁,底下就是垂直七八米的嶙峋乱石,一旦失足后果不堪设想,千万别指望能侥幸掉到水里,没那可能,因为秋季潭水面积萎缩了.好在大家都没有恐高症,也准备有安全的绳索,在紧密的团结协作下一个一个安全的爬了过去,终于在天黑之前到达了预定的宿营地.

    路上我还不小心看见了很多熟悉的小豆夹,捡拾起来仔细一看,哈,原来是相思豆,抬头一看,好大一棵相思树啊,只可惜现在已经过了它的盛果期了,好不容易才在地上找到两颗完好的,红红的真好看.

    今天天气太好了,夜晚的天空没有风也没有云,静静的只能听见山野里的万籁之声,小河轻轻的流,微微的泛着波浪,树叶儿也不再沙沙响,潺潺的流水声从不远处传来,清晰可辨,跟诗里写的一样.月亮老早就出来和我们见面了,好象是担心来迟了就见不到似的,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有月亮,所以夜色比昨晚还明亮,遍地洒满了银光,不用手电也能在山沟里玩耍.

    在暮色中我们搭好帐篷整理好营地,还利用散落的木头和茅草盖了间简易的草房.坐在营地的草坪上吃过晚饭。

    由于昨晚没怎么睡好,加上今天一天的活动量很大,所以感觉很累的我还是决定早早休息存储能量明天继续探险吧。

    北海通

    精华36
    第三天(11月17日)

    今天早上也是给冻醒的,看来这山里一天最冷的就是这时候了(我们也有一个早晨哟——沙包注)。第一次才四点多就醒了接着又睡,第二次的时候看看快七点了。

    我七点半出来的,回去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天气变得越来越阴,云层越来越厚了,还吹起了风.由于担心要下雨而且我没带雨衣,所以我赶紧回了营地.

    吃过早饭加中饭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天气又平和下来了,害我虚惊了一场.做了简单而充足的准备,我轻装出发了.这次的任务是由昨晚商量好的大家分头去探上山的路,营地留两个体力不太好的看守.

    我沿着早上无意中发现的山路往上爬,希望能尽快找到一条快捷的路.一路上我在明显的地方把高高的芦草折断折向我前进的方向以此做标记,好让我在找不到回来的路的时候或让队员们寻找我的时候作辨别方向用.可是危险却这样发生了。

    在一个叉路口处,我照样想做标记的,正当我要伸手去折野草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有条异样的东西挂在那里,颜色鲜艳得让我本能的感到一种恐惧,我连忙退后两步定眼仔细一看,天啊,原来是条剧毒无比的竹叶青!我下了一大跳,赶紧又退后两步,原先还以为不会遇到蛇,没想到一遇就遇上从小最早认识的最让我感到恐怖的剧毒的竹叶青,以前在书上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居然现在给我看到了活生生的,加上我们买药的时候就是漏了蛇药没买,虽然带了硫黄,但那都在营地防蛇用了,身上没带.眼前这条毒蛇足足有一米多长,好大的一条,据说这蛇一出生就具备有致命份量的毒剂,就别说这条了,让我死几次都绰绰有余.倒挂在草丛上的它正用三角形尖细的蛇头对着我咝咝的吐着信子,我出了身冷汗,要是真的给它咬一口我算是完了,没救了.我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怕惊吓着它,其实是怕它冲过来咬我.我仔细观察它是否有攻击的意向,敌不动我也不动,足足对峙了五分多钟,我看出它大概刚吃饱了吧,因为它的肚明显有个地方特别涨,像是一只昆虫吧.我确认它刚进了午餐而且蛇不会主动攻击比自己大的猎物--人,所以我忽然大胆的想起来要给它照张相片,赶紧边继续观察它边轻轻从包里拿出照相机照了之后又放回去,生怕它以为我有攻击的意向而反攻.果真对峙了一阵子之后,蛇慢慢的动了,我趁此机会四下里找了跟长点的树枝把蛇赶走,后来又嫌那跟不够长,边走又边换了几根,一根比一根长,好打草惊蛇嘛(一定要记得买蛇药哟——沙堡电评)!

    非万不得已我不敢再挨着草丛走了,有路就走中间,安全第一!

    走了半小时,山路明显开始陡了,我进了林子,高大的乔木随之也多了,没什么好折的草,路边倒是多了很多大石头,我就捡了快能在石头上划出痕迹的小石头当粉笔用,在一路明显的石头上画上方向并签上我的cat一作标记.

    到了小半山腰的时候,碰到一个正在吃中饭的采松脂的中年人。我上前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下和他攀谈起来。中年人也挺健谈的,因为我不抽烟,只好递过水壶问他喝不喝水,呵,虽然有点假但也挺有效的,当然人家是不会喝你的啦.

    中年人忽然问我上山来想找什么山货,我笑着回答说不是,来玩而已.借机向他打听上山的路,中年人给我指了条路,说从这上山顶很难,很少人能上得去.我又问他有没有哪条路能尽快的翻过眼前的山脉,他说有倒是有,但很少有人走,还说了一条路线,说沿着上山的这条路一直往上,到人头山的中上部然后往右边转,到五指山的时候从主峰龙头山旁边穿过去云云......他还说很少人能从这翻过去的,听说山的南边也有路能绕过山那边,可是他也不太懂,我也不好在耽误他割松胶,我只好告别中年人又出发了。

    果真的是,越往上路就越窄越难走,又看到一条蛇,可能是受我惊吓的缘故吧,它正在我前边的路上穿过,它的身子比竹叶青大多了,足有两跟中指那么粗,也更长,油黑油黑的,我认出是条无毒的乌肉蛇,可惜当我认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溜走了,唉,可惜,丢了餐美味了。

    我接着往上爬,一路上依然在路边的石头上画标记,终于,眼前没有路了,挡在面前的是垂直的岩壁,左右都是悬崖绝壁,我才知道刚才一直爬的是条刀削般的山脊,不由出了身冷汗,绝壁,怎么办,回头吗?我看了看眼前的这层悬崖,又往身后看了看,想确认一下自己的位置,但身后的松树挡住了我的视线,心想,爬上这层悬崖就能看得远了.想着想着我手脚已经并用开始爬,爬了十几米我再往后一看,天啊,左右的悬崖深深的,像刀削一样垂直,自己又看不到脚下的东西,怎么下去啊,完了,骑虎难下,我现在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下嘛,看不到脚下的东西而无从下脚,身上没有安全绳索,一但失足绝无生还的可能,往上嘛,情况可能更糟.最后我看见头上不远的地方有棵小树长在悬崖上,我决定先爬上去再想办法下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抓住了那棵小树并把自己牢牢的绑在了上面.我才发现我坐的地方是个小小的断层平台,仅能坐一个人,两脚吊在悬崖边,此时我的心狂跳不止,冷汗连连,看看脚下的和左右的悬崖,我心想我下不去了,我自己走上了绝路,我开始后悔刚才太冲动爬了上来.我想我只能坐在这里就算过夜也要等其他队员来救我,不能冒然下去,免得失足丢掉性命.可是时间还早啊,而且手机在这里也没有信号,在这里干等是多着急啊,不摔死也给急死了.就这样我觉得这回谁也救不了我了,不管怎么样我活着回去的机率顶多也就50%,该怎样就怎样了.

    现在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了,一定要在天黑下来之前下去.我慎重的找一条尽可能安全的路线下去,慢慢的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好在除了大家共用的登山绳我带了条自己备用绳子,问题也失败在这里,如果我的备用绳足够长的话,我可以毫不费力的利用它和身边的小树来进行速降下悬崖,可这条绳子全长也就八米左右,面对十几米的悬崖明显不足,怎么办呢?我只好把它的缠在小树上,谨慎的找好了下去的路线,然后再放松绳子慢慢离开小树一点一点的移向三米外的另一个落脚点,抓住那里的一条树根后使劲的拽了拽,很牢靠,然后抓紧树根,赶紧边收回绳子边把绳子绕在树根上做第二个支点,此时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此时的绳子基本还没起作用,上面松开了但又没缠好在作为第二个支点的树根上,几乎悬空的身子只能依靠一只手抓着树根紧贴着岩壁,另一只手正在忙着缠绳子,此时万一手滑或者支持不住失手的话跌入深谷后果就不用说了,就算跌在最近的距离十几米的窄窄的山脊不滚落山谷的话也得残废,但也只好这样了,别无他法.也就这样我才三米三米的从小树一点一点的先是离开与山脊垂直的山崖冒着直接摔落山谷的危险往右然后又向原来的方向之字折回山脊.

    当我站在一块稍缓一点的山脊上的时候,心还在发慌,手脚还在发抖,但我知道我又逃过了一劫,今天我已经死过两回了,一回是竹叶青,运气好我没碰着它给它咬死,这回是爬悬崖,好在我带着条绳子,不管怎么说我都算是大难不死了,心里长长嘘了口去.一颗悬了半天的新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活着的感觉真好!我接着下山,找了个很安全的地方,坐下来喝了口水,一想到刚才的经历还觉得阵阵旋晕.我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继续往山下走.

    没多久我又碰上了唐哥,我说这路上不去,他说在山的中上应该往右边转了,我想起来路上的确有条不像路的路往右边去的,我只好说我走错路了,其实要不是我真的无知,现在打死我也不再爬上去了.他说才我自己一个人,太少了,自己一人肯定爬不上去,我想再多几个人也未必能爬上去,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进供祭山的.又聊了会儿,得知山那边又是另一种风景,有块很宽很片的山头,后得知那叫平圩也叫平头山,海拔800多米,山顶平整宽阔,奇石林立,两边是悬崖绝壁,活像天然盘景。,因为我知道这附近不远处有个防空哨所,所以估计那地方真的很平很宽阔.这就又深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可惜他不能给我指条明确的能翻山的路线,我只好又告别了唐哥回去了.

    回到昨天走过的山沟,我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总算安全的出来了,坐下来整理了一下不成样子的装束,喝了口水,吃了点干粮,顺便在沟了抓了够大家吃一顿的螃蟹,我知道下面不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营地,于是我放心的在清冽的溪水里洗了这三天来的第一个澡,站在瀑布下一冲,水好冷啊,冻得我直打哆唆,拼命的嚎叫以驱寒,也不知道吓着谁没有哈,水的确是冷,站起来我发现浑身热气腾腾的像是洗热水澡一样.

    傍晚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泣泣沥沥的小雨,嘀嘀哒哒的打在帐蓬上,听起来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北海通

    精华36
    第四天(11月18日)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由于我们都没能找到适合翻山的路线,于是中午我们决定返回第一天的宿营地再详细勘查和寻找合适的路线.

    雨从昨天傍晚就一直下个不停,昨天晚上帐蓬还湿了点,好在事先在周围挖的排水沟起了作用,不然的话里面真会全湿掉了成水床了.早上照样七点给冻醒了,只是没有了前两天的好天气,本来想吃完早餐再去抓点螃蟹来给大家打打牙祭的,可是雨在一直下个不停,螃蟹缩在石头缝里不出来很难抓得到,我只好空着手回来.

    一分队还在继续出去找路还没有回来,帐蓬里还有三个还累得不愿起床的懒鬼,雨中的我看着这样的天气心里别提有多沮丧了,干脆躺下来了.过了一会儿,帐蓬里面几个醒来了,在做早餐,又过了一会儿,探路的一分队也回来了.也没什么收获,但我们一致同意不能再呆在这营地了,一是怕连日的雨水引起山洪截断我们的退路,二是在这里找不到上山的好路线,所以我们要回第一天的宿营地去,在山那边继续寻找.

    一点半的时候我们很快收拾好开始返回一营地,由于轻车熟路了我们很快的就返回了.然后我们分成了三组,一组留下来做晚饭,另两组出去上山去探路.结果出去探路的两组我们在山腰汇合了.有路,而且估计极有可能能翻过去,最少也可以登上九百多米的人头山顶峰。

    路虽然很陡,但我们都不在乎了,不断的往上爬,我们从两点多出发,爬到了五点多也没能到达顶峰,天气太坏了,下着雨还起雾能见度很底,而且时间不够.天快黑了我们已经爬得差不多了,估计还得有一百多米的才能到顶,但该下山了.大家都比较兴奋,总算有点盼头,加之另一队汇合前在路上找到不少野果还看到松鼠啊獾啊之类的小动物,而我们这队只看到了一大群色彩漂亮的差不多有鸽子那么大的鸟在一棵树上进食,我们正好穿过那棵树的下面,由此我们把那地方命名为鸟餐桌.路上还有野竹林啊,梁十八公啊等我们刚自己命名的地方.

    上山花了很多时间,下山返回营地倒是很快,爬山三个过小时的路程我们没到一小时就赶回来了,怕天黑危险嘛,拼了命的赶路.

    回来之后我们把全部的食物都及集中了起来,统计了剩下的粮食,再分配好,还做了顿这几天来最最丰盛的晚餐,还用零食收买了山民的两个小孩子换了些罗卜青菜回来,准备养足好精神和体力明天登顶,明天估计要在山上过了,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因为山很高很陡,负重的话肯定要花比今天更多的时间,可能没时间下来,所以现在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第五天(11月19日 )

    天气一天比一天坏,雨下得一天比一天大.早晨四五点的气温越来越低,大家又在这时候给冻醒了,今天能见度更低了,山上都是雾,才十几米的能见度我们无法登山啊。

    早餐吃过了,雨还在不断的下着,大家沮丧的钻回被窝,没法子,这种天气,呆在这小小的草房里,除了了聊天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睡觉了.中午12点的时候我忍不住要出门去方便,雨稍停了一下,看着依然故我藏在雾里不肯露面的山峰我再也受不了了,你不出来?我揪你出来!!回到营地我就对大家说,我再也受不了,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治治这玩弄我们的人头山,我要征服它!!一句话让大家炸了窝,对!不能再这么干等了,大家实在也是憋得厉害,气氛就这样一触即发,大家纷纷起床.吃了顿午饭,留下一个看营地的其余的队员都打好轻装开始出发了.

    此时的雨是小了点,但人头山依然若隐若现的藏在云雾里,当我们一最快的速度爬上第一座山峰的时候,我们终于知道它为什么叫做人头山了,原来它的形状极其像一个长眠在这里头带钢盔仰面躺着的解放军战士。

    废话少说,我们欣赏过传神的人头山,沿着昨天探好的山路继续前进。由于这段路昨天刚走过,所以大家只花了昨天用的一半的时间就走完了.山路变得更加陡峭了,看来是已经接近山峰了,大雾的笼罩下能见度更低了,只能看见眼前一两米的范围,知道身旁两侧就是陡峭的峭壁。眼前茫茫的白雾让我们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或者它们已经融为一体.越是往上,湿滑的峭壁越是让我们胆战心惊.我们用绳子把大家一个个的串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就算我们其中之一失足滑落也能依靠大家帮助来脱险,只要不是全都掉下去的话.反正我们把性命全都由这一条等山绳牢牢的联系在一起,同进退共患难.

    眼前的路已经不再是什么路了,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野猪走出来的,起码也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了,其中杂草丛生.平的地方人在路中只能手脚并用爬着前进,连腰都直不起来.在利刃的山脊上直上平走直上又平走这样反反复复之后,在一个更为狭窄的山脊上,终于我们连爬也爬不过了,但前面的确是条路,只是因为太长时间没人走了因为被竹子盖起来了.此时我们不可能通过肉眼来来确认自己的确切位置,罗盘也只能提供大的方向,我们能确定的是我们就要摸到顶峰了,九百多米的顶峰就在我们不远的地方.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再冒险了,此时大家已经冻得只哆唆,全身都湿透了,我也只有偶尔喝口红星二锅头来取暖.

    终于,大家一致认为不应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继续原定的计划了,得赶快撤退下山返回营地了,很遗憾,山顶的云雾直到我们下到山低都未能散开,我们始终无法确切的知道自己所到达的位置,大家在路上决定,如果明天天气好转的话就继续冲击等顶,如果天气继续恶化的话,只好结束此次的探险活动,搬师回朝,唉,心有不甘啊.

    第六天(11月20日)

    天气没有如我们梦想的那般好转仍在继续恶化,又耐心的等到了中午,我们知道无法再等下去了,昨天的计划只好取消,结束了这次徒步探险活动.

    雨小一点后,我们背上了打点好的背包,踏上了回家的行程.由于道路问题,今天的路程不算短,将近有20公里的路要靠两条腿走,因为从山里到山外的5公里左右的山路然后从山外一直到离此地最近的镇子大直镇的15公里左右的路程没车可搭,只能徒步行走.连续的几天大雨,路变得非常泥泞,鞋子很快就重了好几斤,走着走着好象脚底下带着厚厚的千层饼,加上身上的背包真是举步为艰啊.一路上河水泛滥,去时还可见底的河坝回来的时候已经给淹没了.跋山涉水又穿过了几个村庄,我们看见有一辆公共汽车,像是看到救星的某人乐颠乐颠的跑过去准备上车,咦?车上怎没人?一问,才知道原来因为路泞车子已经困在这里两天了,今天肯定也开不动,呵,好惨,好心的村民说前面的路连牛都不好走,改道吧,我们领教了之前一段路的泥泞心想他们说的肯定没错,谢过之后于是顺着村民指的路线我们继续前进了.

    论坛版主

    精华63
    我挑了些重点的看,比沙堡的更简化,大家注意看路线及遇到的困难就行了。
    看了图片,相信他们不一定有我们这一批棒的啦。放心好了,我们会安安全全的回来的!因为时间有限,我们不登顶,用沙堡的话说“走到哪到哪”,只要找到足够我们十几个人扎营的地方就没事了。
    有机会,将再组织人员登顶。
    描述
    快速回复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恢复刚才写的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贴 | 点这里注册
      商情广告
      牵手人生婚介

      牵手人生婚介-->告别虚假婚托,走进真正完美&健康的美好姻缘。

      18777968058 苏老师
      好儿郎潜能早教私塾学堂

      潜能早教训练记忆高效学习。 学用经典一对一教多语种学。 德智体美琴棋书画游学自然。QQ:40173649

      13977928888
      德创物流

      高端管理系统,专业规范流程

      电话:18077952077
      『1886私人摄影』

      『1886私人摄影』限量版外景婚纱专属定制强势来袭!让你一生一次的婚纱拍摄过程成为您爱的旅途!电话:15278914886;QQ:1213203842

      15278914886
      博瑞生活代理服务公司

      专业帮忙办事--大事小事偷懒事,难事丑事棘手事。您花钱,我们帮你办。

      0779-3033215
      北海市菜园里辅导学校

      学校荟萃了部分从事教学多年、经验丰富的优秀老师。 面授教学与远程教学为一体的教育培训基地。

      电话:0779-3033720
      北海市少年儿童故事大赛

      北海市少年儿童故事大赛开始报名啦! 电话:13977956775 0779-2652985

      0779-2652985
      北海市中心血站

      无偿献血,免费用血!血费报销咨询电话:3909616   北海市中心血站网址: bhzxxz.com

      电话:3909616
      玉林师范学院

      2013年成人高等教育招生,学习时间短,学费低,国家承认学历,可办教师资格证等。

      13607792093  曾老师
      中国藏茶藏金阁

      主营藏茶系列产品,冬虫夏草、青稞酒、青稞饼等。藏茶具有降血脂、血压功效,乃送礼佳品。

      0779-3831366

      云淡风轻楼主

      北海新人

      主贴精华 4